×

打开微信,扫一扫二维码
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

扫码分享

CN

【深入分析】《关于人民法院在线办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征求意见稿)》发布!

2021-01-22201

      昨日(2021年1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人民法院在线办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在线诉讼规定》),向社会广泛征求意见。当前,因受疫情影响,全国多地法院采取线上办案、网络开庭的方法审理案件。一时间,身份线上核验、证据线上质证、证人线上出庭等方面成为了司法诉讼实务必须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在线诉讼规定》的推出将对在线案件办理产生深刻影响,进一步完善在线诉讼程序规则,保障当事人及其他诉讼参与人诉讼权利,提升在线审理效率。

     《在线诉讼规定》在多地知识产权法院多年网络审判经验的基础上,对在线诉讼的效力、范围、适用条件进行了进一步深化、提炼、丰富与总结。结合全国司法改革创新的成果,正式提出了电子化材料、区块链证据、异步审理等新制度。在网络开庭已于全国范围内广泛推行,并将作为一种新的审理方式长期存在背景下,法律工作人员应当对《在线诉讼规定》进行深入的学习、运用。


 下面,本文将对《在线诉讼规定》的重要条款进行分类解读。

在线诉讼的适用范围

     《在线诉讼规定》的第一条、第二条、第三十四条对于在线诉讼的适用范围作了集中规定。

其中第二条、第三十四条从横向维度上,规定了民事、刑事、行政诉讼情形下的适用范围,包含:

  1. 民事、行政诉讼案件;

  2. 民事特别程序、督促程序案件;

  3. 民事执行、行政执行、刑事附带民事执行案件;

  4. 刑事自诉、速裁程序案件和减刑、假释案件。

      第一条则从纵向维度上,规定了上述适用案件中可以通过在线诉讼完成的诉讼环节,包含:案件的起诉、受理、送达、调解、证据交换、询问、听证、庭审、宣判、执行等全部或者部分诉讼环节的诉讼形式。并且明确,诉讼主体的在线诉讼活动,与线下诉讼活动具有同等效力。


在线诉讼须征得当事人的同意

      在《在线诉讼规定》的第三条、第四条、第二十条等条款中,规定了在线诉讼的适用条件,以及不得适用在线诉讼的情形。《在线诉讼规定》着重强调,适用在线诉讼的前提是必须征得当事人的同意,并且即便已经在一审当中经当事人同意适用了在线诉讼程序,在二审当中针对在线诉讼程序的适用应当重新征求当事人的意见。

    同时《在线诉讼规定》规定,当存在以下五种情形中的一种时,即不应适用在线诉讼程序:

  1. 双方当事人均明确表示不同意,或者一方当事人表示不同意且有正当理由的;

  2. 双方当事人明显不具备参与在线庭审的技术条件和能力的;

  3. 需要通过庭审现场查明身份、核对原件、查验实物的;

  4. 案件疑难复杂、证据繁多,适用在线庭审不便于查明事实和适用法律的;

  5. 人民法院认为存在其他不宜适用在线庭审情形的。

     《在线诉讼规定》的上述规定明确了法院审慎适用在线诉讼程序的基本标准,考量了当事人的意愿与客观条件的限制,有利于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但笔者结合最近一年的在线诉讼实践,认为上述规定还有以下需要注意及进一步完善的地方:

       1.《在线诉讼规定》第四条规定①“当事人已同意适用在线诉讼,但因存在个人意愿变化、欠缺在线诉讼能力、不具备在线诉讼条件或者认为不宜全程在线诉讼等情形,提出相应诉讼环节转为线下进行的,应当在人民法院在线开展相应诉讼环节5日前提出申请”;②“当事人已同意适用在线诉讼,但无正当理由不参与在线诉讼活动的,视为放弃相应诉讼权利或者不履行相应诉讼义务”。

      这就有可能导致当事人在距庭审不足5日时,才发现自身的网络设备不具备在线诉讼条件,丧失了向人民法院申请线下开庭的权利,从而面临无法参与在线诉讼的风险。可能有人会说,及时调试、测试好设备就不会存在这个问题了。但在实践当中,一些法院因法官及法官助理案件压力过大等原因,会有临开庭才向当事人发送在线法庭账号、密码的情况,在这时,如发现设备不满足在线庭审的需求,当事人或其代理律师又已丧失向法院申请线下审理的权利,将面临巨大风险。

       2.《在线诉讼规定》第四条规定“一方当事人不同意对调解、证据交换、询问、听证、庭审、宣判等需要各方当事人共同参与的诉讼环节适用在线诉讼,要求各方当事人均在线下完成的,应当提出具体理由。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理由正当的,相应诉讼环节可以在线下完成;理由不成立的,相应诉讼环节可以采取同意方当事人线上、不同意方当事人线下的方式完成”。

      本条是《在线诉讼规定》中对于当事人同意适用线上诉讼程序的前提下,对于部分环节不同意在线上进行,且当事人各方之间存在分歧情况下的解决方式。解决方式本身没有问题,但是由此产生的当事人之间在诉讼过程中的时间与空间的割裂、信息不对称等将是在线诉讼面临的又一风险。实际上最高人民法院也意识到了这一问题,并在《在线诉讼规定》的后续条款中对异步审理规则进行了规定。

      3.在线诉讼规定》第二十条规定了不得适用在线庭审的五种情形,其中的一种情形是“双方当事人明显不具备参与在线庭审的技术条件和能力的”。该表述下的“双方”容易被理解为需要原被告双方当事人均不具备参加在线庭审条件时,才不得适用在线庭审,在这种理解明显与本条的主旨与初衷不符。本条应当是维护不具备参与在线庭审的技术条件和能力的一方的合法权益,而限制法院适用在线诉讼的条款。任意一方被判定为“不具备参与在线庭审的技术条件和能力”的情况下,均不应再适用在线庭审进行审理。

       因此,此处的“双方”应当调整为“一方”。“一方”包含着“双方”情形,更能体现《在线诉讼规定》平等保护诉讼主体合法权益的立法目的,笔者也会就此向最高人民法院建言。


电子化材料制度

     《在线诉讼规定》第九条至第十三条规定了“电子化材料制度”,这个名词对于很多人而言熟悉又陌生。熟悉是因为在过去的一年中,在网络开庭案件当中,经常会将书证、物证等证据通过扫描、拍照等方式上传到法院指定的系统中,作为电子化的证据材料;陌生是因为虽然电子化材料被司法审判实践广泛的采用,但直到《在线诉讼规定》的发布,才有了较为正式的规定。

      实际上,电子化材料制度是在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作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授权最高人民法院在部分地区开展民事诉讼程序繁简分流改革试点工作的决定》的基础上,由最高人民法院在2020年1月15日印发《民事诉讼程序繁简分流改革试点方案》,并据此制定的《民事诉讼程序繁简分流改革试点实施办法》所正式提出的,是司法改革过程中的一个重要制度创新。电子化材料制度具有较强的便捷性,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举证一方的负担,但也对质证一方及审判人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其中一个方面就是对于证据的真实性判断,应当谨慎分为形式真实性和实质真实性两个方面。

      具体到《在线诉讼规定》,在第十条规定“当事人提交的电子化材料,经人民法院审核通过后,可以直接在诉讼中使用,不再提交原件、原物”;第十一条规定“当事人提交的电子化材料,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符合原件形式要求:(一)对方当事人对电子化材料真实性未提出异议的”。

      上述两条规定明确了,当证据被通过技术手段制作成为电子化材料后,经人民法院审查,对方当事人又未对其真实性提出异议的,即无需在诉讼中提交证据原件。在这个过程中,何为符合原件形式要求?质证一方应当如何围绕证据真实性展开质证?法院审查电子化材料的标准是什么?等问题,均未做明确的规定。

      1.针对何为符合原件形式要求、质证一方应当如何围绕证据真实性展开质证这两个问题,笔者认为应当从形式和实质两个层面,对证据的真实性分别进行审查、发表质证意见。

从形式上审查电子化材料是否符合原件形式要求,是对证据原件从物证、书证等形式转化为电子化形式过程真实性、完整性、规范性的审查。因为证据材料电子化以后,质证一方无法在亲自触摸、感知、翻阅相关证据材料,只能通过显示器及音响设备,间接观察证据,如果证据在电子化过程中存在缺失、恶意删改、变造等情形,将严重化损害质证一方的合法权益。因此,对于证据电子化过程中,是否保证了证据的真实、完整、全面、规范,应当作为证据真实性审查的一个独立的层面。

       从实质上审查电子化材料的真实性与对于传统证据“三性”审查区别不大,需要综合考察:(1)证据形成的原因(2)发现证据时的客观环境;(3)证据是否为原件、原物,复制件、复制品与原件、原物是否相符;(4)提供证据的人或者证人与当事人是否具有利害关系;(5)影响证据真实性的其他因素。

      2.针对法院审查电子化材料的标准这一问题,最高人民法院李承运法官在2020年4月2日《人民法院报》08版发表的《正确把握推进电子诉讼的四个维度》一文中,对于合理审核电子化材料提出了三点见解,笔者十分赞同,特在本文当中进行摘引,与各位读者共同学习:

       一是电子化材料“视同原件”的条件。当事人提交的电子化材料“视同原件”,其效力既不是当然的,也不是绝对的,需以人民法院审核通过为前提,未经法院审核的电子化材料不得在诉讼中直接使用。即便人民法院已经审核过电子化材料,如果对方当事人对材料真实性提出异议并有合理理由,又或人民法院在审理过程中认为材料有瑕疵的,均可以要求提供原件予以核对。

       二是电子化材料“视同原件”的效力内涵。“视同原件”规则旨在解决电子化材料形式真实性问题,但部分法院对其效力作了扩大解释,将形式真实性的审查,与证据的实质真实性、关联性和合法性审查混同,对此应当予以纠正。实践中,对证据“三性”问题必须通过举证质证程序专门审查。

      三是电子化材料形式真实性的审查方式。实践中,法官因缺乏相应技术手段,难以独立判断电子化材料是否与原件一致。对此问题,可以在对电子化材料作类型区分基础上,秉持以下审查思路:第一,对于审核难度相对较小的诉讼材料,可以通过打通相关部门公民个人身份信息和企业工商登记信息系统进行在线核实,对授权委托书等材料采取电话核实。第二,对于双方都占有的证据材料,主要视对方当事人提出异议情况而定,无异议的可以直接认定,有异议且理由正当的应要求提供原件核对。第三,对于仅单方占有的证据材料,首先考虑是否系制式化、标准化或第三方出具,如发票、交费收据等,这类证据若对方当事人不持异议,可以直接认定;对于单方提供的非制式化并对案件审理具有关键性作用的证据,人民法院认为无法核实真实性时,应当要求提供原件核对。


区块链证据制度

      针对近些年新兴的区块链技术,《在线诉讼规定》在第十四至第十七条对区块链证据的效力、审核规则、补强认定、上链前数据的真实性审查等事项做了规定。

      对于区块链证据的审查围绕区块链数据存证展开:

  1. 对于区块链数据存证前的具体来源、生成机制、存储过程、第三方公证见证、关联印证数据,应做到真实且互相印证;

  2. 当事人提交的区块链技术存证须经技术核验其与原始载体的一致性;

  3. 区块链数据的存证平台应当是合法、合规平台,当事人与平台无利害关系,当事人不存在干预平台的行为;

  4. 存证技术和过程应符合《电子数据存证技术规范》关于系统环境、技术安全、加密方式、数据传输、信息验证等方面的要求;

  5. 当事人可以申请具有专门知识的人就区块链平台存证相关技术问题提出意见,作为证据补强手段。


异步审理制度

      《在线诉讼规定》在第十八、十九条规定的在线诉讼异步审理制度的涵义、范围、效力及适用条件,是《在线诉讼规定》的又一重大突破。

       异步审理是我国独创的司法审判方式,由杭州互联网法院首创。2018年4月2日,杭州互联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上线全球首个异步审理模式,并发布《涉网案件异步审理规程(试行)》。在该审理规程中,初步明确了:异步审理是指将涉网案件各审判环节分布在杭州互联网法院网上诉讼平台上,法官与原告、被告等诉讼参与人在规定期限内按照各自选择的时间登录平台以非同步方式完成诉讼的审理模式。《在线诉讼规定》中,进一步明确了异步审理适用范围、方式以及法律后果:经双方当事人同意,人民法院可以指定当事人在一定期限内,分别登录诉讼平台,以非同步的方式开展调解、证据交换、谈话询问、庭审等诉讼活动。当事人未在人民法院指定的期限内,以非同步方式完成在线诉讼活动的,视为放弃相应诉讼权利。

      最高人民法院本次拟通过《在线诉讼规定》,将这一创新模式推广到全国范围内的在线诉讼当中。异步审理迎合了司法改革提高司法能力的要求,为当事人提供便利的同时,也为法院审判减轻了负担。

      但作为一项新制度,异步审理还存在许多已知、未知的风险与难题,所以在《在线诉讼规定》当中,最高人民法院设定了允许适用异步审理规则的严格条件,避免这一制度的滥用。

  《在线诉讼规定》要求,必须同时满足以下三个条件时,才能适用异步审理程序:

  1. 各方当事人同时在线参与庭审确有困难;

  2. 一方当事人提出书面申请,各方当事人均表示同意;

  3. 案件适用小额诉讼程序或者民事、行政简易程序审理。



其他要点

针对《在线诉讼规定》中的一些其他要点,简要提示如下:

公告案件适用在线庭审

     《在线诉讼规定》第二十一条:需要公告送达开庭传票的案件,人民法院可以在公告中告知当事人选择在线庭审的权利。被公告方当事人未在开庭前向人民法院表示同意在线庭审的,适用线下庭审。其他同意适用在线庭审的当事人,可以在线参与庭审。


法庭外组织在线开庭应当报请本院院长同意

    《在线诉讼规定》第二十二条:在线庭审一般应当在法庭内进行。在线法庭应保持国徽、审判人员及席位名称等在视频画面合理区域。有条件的人民法院,可以通过信息技术设置环境要素齐全的虚拟法庭。因存在特殊情形,确需在法庭或者虚拟法庭之外的其他场所组织在线庭审的,应当报请本院院长同意。


庭审前、庭审中发生网络故障等事件时应注重留证并及时联系法官

     《在线诉讼规定》第二十三条:出庭人员出现不按时到庭、脱离庭审画面、庭审音视频静止等情形时,人民法院应当作出提示、警告,并要求出庭人员说明理由。

除确属网络故障、设备损坏、电力中断或者不可抗力等原因外,当事人无正当理由不按时参加在线庭审,视为“拒不到庭”;在庭审中擅自脱离庭审画面,视为“中途退庭”,分别按照相关法律及司法解释规定处理。


证人提出合理异议可以申请线下出庭作证

    《在线诉讼规定》第二十四条:证人等通过在线方式出庭的,不得旁听法庭审理。人民法院应当通过指定在线出庭场所、设置在线候审室、隔断音视频信号等方式,保证其不旁听案件审理和受他人干扰。

当事人对证人在线出庭提出异议且有合理理由的,或者人民法院认为确有必要的,可以要求证人线下出庭作证。

起诉状、答辩状中主动提供用于接收送达的电子地址视为同意电子送达

     《在线诉讼规定》第二十六条:经受送达人同意,人民法院可以通过中国审判流程信息公开网、人民法院送达平台、在线诉讼平台、电子邮件等方式送达诉讼文书、裁判文书和当事人提交的证据材料。

具备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可以确定受送达人同意电子送达:(三)受送达人在提交的起诉状、答辩状中主动提供用于接收送达的电子地址的。



北京尚勤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海淀区西三环北路89号中国外文大厦B座702

电话:010-68231188、58930718

邮箱:sqls2010@163.com